类别
联系我们

地址: 成都市北大街100-102号东座2单元3号(二分所地址)

电话: 028-66529175

手机: 13608197694

邮箱:

联系人: 王琦

 

诗词中的中国古代体育
发布于:2020-05-16 03:19:15   浏览:122

  唐时蹴鞠(足球)已很盛行,著名诗人王建曾有一首七律描述当时宫女踢足球的情形:「宿妆残粉末明天,总在朝阳花树边。寒食内人长白打,库中先散与金钱。」这里的「白打」指蹴鞠中不设球门的单人或几个人随意踢,读来饶有趣味。

  说起蹴鞠,人们会想起《水浒传》中的高俅,高俅这厮竟因踢得一脚好球,独得宋徽宗青睐被提拔为高官,足可见当时蹴鞠之盛之烈。大诗人陆游曾在《晚春感事》中,记录了他少时在咸阳观看蹴鞠比赛的情景:「少年骑马入咸阳,鹘似身轻蝶似狂。蹴鞠场边万人看,秋千旗下一春忙。风光流转浑如昨,志气低摧只自伤。日永东斋淡无事,闭门扫雪只焚香。」古代足球赛的热闹景象历历在目!明代翰林史官钱福也有一首《蹴鞠》诗,写的是女子足球赛:「蹴鞠当场二月天,仙风吹下两婵娟。汗沾粉面花含露,尘扑蛾眉柳带烟。翠袖低垂笼玉笋,红裙斜曳露金莲。几回蹴罢娇无力,恨杀长安美少年。」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,读来令人荡气回肠!

  北宋时国运昌盛,文体事业也水涨船高。除盛行蹴鞠外,比较「热」的还有「角抵」(摔跤)丶博弈(下棋)及「抛水」(水上运动)等。

  大诗人杨万里曾观看朝廷举办的「角抵」大赛,写了首《角抵诗》以记录:「广场妙戏斗程材,才得天颜一笑开。角抵罢时还摆宴,卷班出殿戴花回。」宋代棋类运动非常普及,著名理学家程颢写过一首咏棋诗曰:「大凡博弈皆戏剧,像戏翻能学用兵。车马尚存周战法,偏裨兼备汉官名。中军八面将军重,河外尖斜步卒轻。却凭纹揪聊自笑,雄如刘项亦闲争。」将对弈双方的心境丶神态及棋盘上的风云变幻写得栩栩如生,诵之别有意境。女词人李清照喜欢下棋,婚后与赵明诚志趣相投,夫妻俩常在家闭门博弈,还规定输者须当场填词。赵明诚棋艺不敌夫人,常被罚填新词。传说某年重阳节伉俪赏菊饮酒后,又行博弈,李清照还想着满园菊花,不慎输了一局。于是展纸提笔,填了首《醉花阴》词,抒发赏菊的感受,词中「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」已成千古流芳的经典佳句。

  水上运动在民间自古盛行。无论江南北国,凡有水之处就有游泳,南方不少地方还举行游泳比赛。唐诗人李益曾写过一首五言诗「嫁与瞿塘贾,朝朝误妾期;早知朝有汛,嫁与弄潮儿」,说的是某位被富商丈夫忽略的女子,欲嫁给一个在搏击风浪的勇士。《水浒传》里的「阮氏三雄」便是弄潮高手。当时杭州钱塘潮已名扬天下,词人辛弃疾将弄潮儿的无畏英姿写进词里:「吴儿不怕蛟龙怒,风波平步,看红旗惊飞,跳鱼直上,蹴踏浪花舞」,端的是技艺高超至极!宋代还有一种「抛水」─即水球运动,宋徽宗赵佶曾为「抛水」写过一首七律:「苑西廊畔碧沟长,修竹森森绿影凉。掷球戏水争远近,流星一点耀波光。」未知此「抛水」是否现代奥运会上水球比赛之先兆?宋末至元明,我国还流行一种「捶丸」的游戏,在妇女孩子中进行。捶丸,即用捶击丸(球),其形制与游戏规则与300年后在苏格兰出现的高尔夫球十分相似,故有专家考证「捶丸」乃现代高尔夫运动的鼻祖!